以藏语为基础

2018-10-18 08:05

于道泉的这些学生,以藏语为基础,往藏学的不同方向发展,如胡坦和周季文侧重藏族语言文字的研究,王尧和李秉铨侧重藏族文化、藏族历史与藏汉关系等的研究,佟锦华侧重藏族文学史方面的研究……他们在藏学的不同领域都做出了各自的贡献。

李秉铨教授所称的第一个特点便是“拉萨藏语拉丁拼音方案”,这被于道泉的学生们称为学语言的一根“拐棍”。作为字母文字的藏语,经过一千多年的发展变化,其中的很多字母是不发音的,规则十分复杂,现代藏文与拉萨口语间存在着较大差距。先学藏语,再学藏文,将语言学习的难点分散,这是于道泉的教学思路。于道泉与民院另一教授马学良合作设计了一套“拉萨藏语拉丁拼音方案”,这是一套用拉丁字母拼写藏话语音的系统。笔者在其学生周季文家中看到了这个方案,只有一页纸多一点,“便将拉萨藏语的声母、韵母、声调全部准确科学地囊括其中,诚为经典之作。”说点题外话,根据胡坦的介绍,除了这套“拉萨藏语拉丁拼音方案”外,于道泉还设计了“于氏转写法”——一套拉丁文转写藏文的方案。也就是说,在电脑上有这样一个系统,输入拉丁字母,就能写出藏文,“就像你打拼音,出汉字一样”。国内藏学界大多都是采用于道泉设计的这套方案。

于道泉曾向他的学生介绍他学习欧洲各语言的经验:只要你学通了其中一种语言,再学其他语言就省事多了,关键在于学通。比如说你精通英语后再学法语,所花精力大约只需学英语的二分之一;然后再学德语,则所花精力只需四分之一……

实际效果怎么样呢?这个班的学生李秉铨曾两度担任中央代表团的藏语翻译前往西藏:一次是1956年陈毅率领的中央代表团,另一次是1965年西藏自治区成立时的中央代表团。这些没有一点基础的学生,仅仅两年就将藏语运用到灵活自如的地步。

“在拉萨的八角街里/窗子比门多/窗子里的少女/骨头比肉还软”。胡坦教授先熟练地念一遍藏语,再把上述藏语翻译成汉语告诉笔者。过了60年,胡坦教授依然清晰地记得这首民歌,这是于道泉为激发大家对拉萨藏语的兴趣而使用的一个“引子”。有了兴趣之后,还需要有更为实际的学习藏语的方法。

这样一个学习语言的天才,如何才能让没有一点基础的30余名学生学会藏语呢?于道泉对这些学生说,他对语言一直很有兴趣,学了好多种语言,但是他学语言的方法是很枯燥的,所以不希望学生们走他那条路。那么,这条路是什么呢?

于道泉在教授藏语时,可谓尽心尽力。据他的学生周季文回忆,由于藏语班没有教材,于道泉那个时候得成天编教材,他让藏族老先生把藏文写好之后,自己把它写成拉丁文用打字机打出来。有时候赶得急,他就熬夜干,累了困了就趴在打字机上睡一会儿,然后醒来再接着干。“你看到老师这个样子,你不好好学行吗?”

李秉铨在一篇纪念文章中这样总结恩师于道泉教学的三个特点:“一是从拉萨藏语的实际发音引导学生学习,而暂不拘泥于某词的藏文正字发音的学习……二是从实践学习,即课堂教学之外,还请有数位藏族老师,使学生可与他们交谈,通过实践进一步学习和提高;三是走出校门到藏区进行实地实习。”

这个藏语班的学生很快就掌握了这套方法,通过这根“拐棍”,学习简单的藏语,例如“你好”“身体好”之类的。“学习到一定程度,大概一个多月以后,开始转学藏文,就比较容易了”,胡坦描述着他们当年的学习过程。一年后,这个班的学生到藏区实习一年,与藏区人民同吃同住同劳动。到实际语言环境中去实习,这是于道泉的又一个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