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住的是公家给租好的房子

2018-08-18 07:53

我有正教授职称已经超过10年,做副厅也5年了,但我现在的工资依然买不起房。”1月23日,广东省人大会议汕尾代表团的讨论会上,省人大代表袁古洁抓住最后一个发言机会向在场的广东省委书记汪洋陈情(《广州日报》1月24日)。

官员买不起房也不等于仅凭工资去买房。如果光看台面上的工资,不要说普通公务员,就是上了一定级别的官员,确实不吃不喝也难买房。但如果深入其间,便不难发现,一些机关部门和垄断企业所发的福利和灰色收入,要远远超过工资收入,工资反成零花钱。一些官员贪污受贿的腐败收入更以百万、千万元计。他们的工资确实买不起房,可他们哪里仅凭工资买房呢?

我们可以相信一些官员真的买不起房,但千万别相信大多数官员买不起房。我们不仅要听其买不起房的言,更要观其能否住得起房的实。

此官员买不起房,不等于彼官员买不起房。袁古洁虽号称副厅级官员,但不过是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委员,广东省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副主任。而那些手中握有实权的官员,果真买不起房吗?我只知道,河南省荥阳市财政局原局长薛五辰有住房9套,面积1300平方米,重庆市公安局原副局长文强家有17套房产,而浙江省建设厅原副厅长杨秀珠竟在美国等地有多处高档房产。

最后,官员买不起房更不等于要用市价去买房。许多掌握了资源分配和实权的官员,买房根本无需比照市场价格。其一,许多实权部门通过建经济适用房等名义为官员和单位职工谋取福利,官员购买的房子价格远低于市价;其二,一些官员通过权钱交易,在市场购买的房子,价格也远远低于市场价。有网民就披露北京某些单位以团购名义,以4500元每平方米的低价买到房子,而同地段商品房的价格高达每平方米近4万元。

官员买不起房的声音似曾相识。早在2007年,广州市政协前主席陈开枝就说:广州住房均价超过8000元了,以我的工资标准,也买不起房。同年,广州天河区副区长丁建华也表示,房价涨得不可开交,很多公职人员凭正常收入很难供得起房。2009年,广东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李惠武自称,是副厅级干部,每月工资8000多元,两个月工资也买不起一平方米的房子。去年两会时,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贺铿也说,像他这样的干部级别,都不能为自己买一套像样的住房。但如果由此认为大多数官员与我等小民一样买不起房,要花一大部分收入去租房,对不起,你未免太矫情了!

官员买不起房也不等于住不起房。许多官员根本不需要买房,他们住的是公家给租好的房子,或公家给予高额补贴的房子。广州市长万庆良很坦率地称,自己工作了20多年,还没买房,不过现在住的是市政府的宿舍,在珠江帝景,130多平方米,每月交租金600元,当然,政府会补贴一部分房租。贵州省省长、原广州市委书记林树森的话,就为此提供了最佳注脚,他说:有些领导,住的房子都已经200多平方米了,还在说买不起房,这是睁着眼睛说瞎话!